导航: 经典美文优美句子诗歌散文微小说美文随笔日记摘抄人生哲理励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签名说说座右铭语录话语大全

生活的悲剧优秀散文


【时间:2020-10-02】【文案来源:wenan9.cn 】 【作者:文案狗】 【阅读:375次 】

生活的悲剧优秀散文

  哲学家要谈论正义,相对容易:与主题保持距离,将其抽象并简化为一种理论,毫无结果地争论着权利与需要、应得与平等之间的冲突。其他主题可没那么容易谈论。

  哲学之所以追求形式化和“干瘪”,是有其隐秘动机的。人类苦难就其本性而言,绝不会是“干瘪的”。“哲学性”这一表达,通常被用以指称一种通过思想处理不幸的能力,但是,有了专业面貌的哲学却不愿面对既困难又敏感的悲剧问题,在这方面的无能已经臭名昭著。我们应如何应对疾病和令人颓废的意外?除了通常的陈腐话语和安慰之外,对于一个失去至爱或手臂或视力的人,我们哲学家能说些什么?当某个最终不可避免的悲剧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应如何生活,如何思考?我们全都遇到过或读到过一些杰出的圣贤,在遭受了最惨痛的不幸后,仍欣然接纳生活、应对从容,甚至不乏幽默。哲学能帮助我们做到这样吗?

  我们可能想区分悲剧和不幸,认为后者是生命不可避免的方面,而前者只属于极其高贵的人,比如“俄狄浦斯的悲剧”或“李尔王的悲剧”。但在这里,我们心中的平等主义会冲出来,反抗这种贵族传统。但考虑到近来好几位名人过世,舆论大肆宣扬,公众纷纷哀悼,我们或许可以说,我们人类似乎未必真的认为所有苦难都是同等重要的。尽管如此,这个哲学观点仍可通过平等主义的方式得到。何为苦难——什么使人痛苦——可以说因事因人会极其不同。但是苦难本身,是每个生命的一部分,而且作为悲剧,它不仅仅是苦难了。我将表明,作为悲剧,它有其意义。什么赋予苦难以意义,这是哲学要探究的问题。

  事实上,已经没有认真的哲学专业学生阅读《生命的悲剧感》,也没法理解其对悲剧的敏感。乌纳穆诺论述的死亡、苦难和不应有的不幸等尖锐问题,实际上处于世界上所有宗教的核心,但已经完全被排除在哲学之外。人类生活的残酷事实,就是苦难不会消失,邪恶得不到救赎。我们的理性如是说。

生活的悲剧优秀散文

  作为一个早期的存在主义者,乌纳穆诺采取的是一种“非理性主义的”路线,反对对苦难和邪恶的哲学问题做任何科学或“客观的”回答。他论证说,理性只能把我们导向怀疑论。它会让生活失去意义。但是,信仰虽然是理性和绝望之外的选择,却难以摆脱理性的阴影,因此它也逃不脱怀疑论。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是无法不理性的。

  在其对这一困境的尝试性回答中,乌纳穆诺追随克尔凯郭尔,用了“信仰的跳跃”,可以说是克尔凯郭尔的“主观真理”之一种,它超越了理性和客观性。但与克尔凯郭尔不同的是,无论如何全身心地激情投入,总还有理性搅在其中。我们无法忽视或否认不可摆脱的苦难和无法救赎的邪恶这些事实,我们最终也无法看透它们。有时,乌纳穆诺认为面对这一“绝望”本身就是人类生活的意义。赋予生命以意义的,是一种反叛形式,即对理性的反叛,坚持要充满激情地相信理性无法令人我们相信的东西。生命的意义在激情中才能找到——浪漫的激情、宗教的激情、工作和游戏的激情,以及面对理性“知道”无意义的事情仍勇于献身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