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经典美文优美句子诗歌散文微小说美文随笔日记摘抄人生哲理励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签名说说座右铭语录话语大全

夜话风雪


【时间:2020-12-03】【文案来源:wenan9.cn 】 【作者:文案狗】 【阅读:519次 】

夜话风雪

  《夜话风雪》文章取材,顺手拈来,评古论今,意趣横生,读来如坐春风。

  一

  近新年只有月余,少年时却最盼新年。原因有二,一自是有新衣可穿,二却是彼时逢年必雪。

  不爱晴日不喜雨,不慕苍穹高如蓝。唯盼一场鹅毛大雪,夜里顶风冒雪独行,清晨冒雪顶风撒欢。因此最欢喜的就是除夕夜的漫天风雪,当此时心中只有一首理应与此情此景毫无关联的诗。但无论彼时此时,过去现在,风雪之中当先涌上心头的,永远是这句诗。“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初识此诗应是在很小的时候,还是念“鹅鹅鹅”的年纪,当时有两首较“春眠不觉晓”尚复杂一些的诗,是记忆里最为深刻,一为此,一为“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一风雪一烟柳,恰是相得益彰。

  此生最慕霍嫖姚。相信封狼居胥也是自汉以后,无数文士武人的毕生心愿,凡开疆拓土欲成功业者必以冠军侯为念,而卢纶此诗,又如何不是在叙霍嫖姚这一场旷古烁今的追击。少年最喜欢的便是此类英雄,自然也是忽略掉一切艰苦,爱上这一场大雪满弓刀的夜景。每逢新年大雪,便独独一人出外冒雪而行,时时恨不得掣弓持箭,抽刀出鞘,任这漫天大雪洒满精亮刀身紧绷弓弦,在风雪之中幻想着一刀挥出,划破时空,将单于斩于马下。清晨,一切被白雪覆盖。独留身后名。

  童年的幻想与喜爱,总是简单炽烈。

  二

  随着人生迹变,对风雪的热爱一如既往,但承载的跨越千年的载体却总在不断的变换。直至遇上白居易和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一时恨不得变身白乐天。有酒有雪有火炉,人生得此,何求?凡富贵闲人者,有富贵闲人之态,亦有富贵闲人之诗,似晏殊这般“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素来为富贵之首,然白乐天此诗不为显富贵,不为表闲适,只是在叙说着风雪之时家常之事,却让人没来由生出无限的羡与嫉。

  又恨不得变身刘十九。当此时,只愿做刘十九,哪怕拿刘二十八来换也不肯。开甚么玩笑。有烫好的酒,有相好的友人,有漫天的风雪,还有小小的燃得通红的火炉,除了抖落一身风雪,坐下来痛痛快快吃上一杯酒,什么也不肯干,什么也不肯说。

  若是列出风雪之诗,让行于风雪之中的人们来票选,相信白居易此首,必属第一,无出其右者。快节奏的生活下,即使新年初雪,人们也未必再有足够欢喜的心态去欣赏把玩,只恨不能卸下满身疲惫。疲惫者何?不得自如、自在、自乐、自足。而能在风雪之中予我们以慰藉的,除白居易,除这一搁置千年的红泥小火炉,除这一杯放了千年泛着细碎泡沫的酒,再无他人矣。

  三

  此句却不是诗,亦不是词,单单只是一句话,甚至连一句话都算不上,只是六个字而已。

  “那雪下得正紧。”

  初读课文,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见此处佳妙。后知金圣叹批此处亦只四字,曰“写雪妙绝”。不禁拍案,英雄所见略同啊。后读水浒,越发喜爱这一场掺着风雪的打斗了。

  但却想先扯一扯野棉花,说一说林冲,实在不吐不快。

  人说豹子头仗义无双,却不见是个卖友的货色。有文为证。水浒传第八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如此写道,“两个公人道:‘不敢问师父在那个寺里住持?’智深笑道:‘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杖!’两个公人那里敢再开口。……两个公人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林冲道:‘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二人只把头来摇,方才得知是实。”——看这挫鸟林冲,待师兄一走,便给两个小卒一句话就套了出处,转头间就把刚救了自己命的花和尚给卖了,害得鲁智深没了归处。这也是有原文为证的。第十七回“花和尚单打二龙山青面兽双夺宝珠寺”中,鲁智深因离了相国寺投奔二龙山对杨志做了这一番解释,“杨志笑道:‘原来是自家乡里。俺在江湖上多闻师兄大名。听得说道师兄在大相国寺里挂搭,如今何故来这里?’鲁智深道:‘一言难尽!洒家在大相国寺管菜园,遇着那豹子头林冲被高太尉要陷害他性命。俺却路见不平,直送他到沧州,救了他一命。不想那两个防送公人回来对高俅那厮说道‘正要在野猪林里结果林冲,却被大相国寺鲁智深救了。那和尚直送到沧州,因此害他不得。’这直娘贼恨杀洒家。分付寺里长老不许俺挂搭;又差人来捉洒家,却得一伙泼皮通报,不曾着了那厮的了;吃俺一把火烧了那菜园里廨字,逃走在江湖上,东又不着,西又不着,来到孟州十字坡过,险些儿被个酒店妇人害了性命’”。可见林冲此人,说其有勇无谋有头无脑尚算是夸赞了,亏得他在朱贵店里还写下一番诗词,“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誉望,京国显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年若得志,威震泰山东。”以仗义自诩,当真是不要面皮,亦可见林冲何等蠢愚,人尚未问,先透底细。不过究竟是江湖经验太浅还是心机太深故作此态,那就不得而知了。

  水浒开篇鲁智深与林冲便交好,为自家兄弟性命鲁智深甚至夜奔野猪林搭救,又相送至沧州,但自梁山聚义后,花和尚却明显与林冲少了来往,相交甚笃之人却是武松,一者是因二人意气相投,二来也不能不说这就是林冲自身原因造成的,似这般相救性命转头却被卖的兄弟,粗中有细的花和尚是如何敢继续深交。在水浒结尾,鲁智深明悟圆寂,武二郎断臂出家八十乃终,只有林冲得了风瘫,还需由武松照顾,却也一年而逝的结局,作者如此安排三人命运,可见也必是存有深意的。但金圣叹大笔一挥,删去五十回,煌煌水浒一百单八将,金大才子却无对众人结局之点评,何其憾也。

  话扯得远了,说回风雪之上。为何独对风雪山神庙一节又极为喜爱呢?正是因为此乃全篇林冲唯一扬眉吐气之举。火并王伦虽是林冲主动为之,但却也有匪类吴用的教唆,吾不以其为正。常有言,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何也?就是因为水浒极易勾起少年热血,怕读去学做了那黄泥岗上的剪径贼,杀人越货。在杀人不眨眼的水浒里,就是孙二娘这个妇人都是卖十香肉包子的狠角色,独有林冲是个唯唯诺诺不敢伸手的汉子,即是火并王伦,也是忍耐多日叫吴用挑唆后方才血溅三尺。猥琐小吏宋江在面对男女之事上也比豹子头要狠辣许多,只因阎婆惜勾搭张文远,勒索百两金子便一怒割其头,武二郎更不消说,先是手刃西门大官人,后又血洗鸳鸯楼,林冲虽号为禁军八十万枪棒教头,高衙内调戏妻子不敢言,小二报信陆虞侯将要加害于他,却也只是“街上寻了三五日,不见消耗,林冲也自心下慢了。”这等人,如何配与视人命如草芥,快意恩仇行侠仗义的武二郎鲁智深相提并论。所以这唯一的一次怒发冲冠,枪挑陆虞侯富安差,实在是也痛快到了极点。

  且来听一听新版水浒传中胡东饰演的林冲在山神庙中的一番说词:

夜话风雪

  “此乃天理昭然,护佑善人义士,因为这场大雪压垮了草厅,让林冲躲进山神庙,才救了林冲性命。山神在上,林冲实在不愿杀人害命,只是苦熬做梦挣扎得回来,屈沉在小人之下。林冲实在让无可让,忍无可忍。今日林冲何等扬眉吐气、光明磊落!”

  就为了这扬眉吐气光明磊落八个字,当浮一大白。

  四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诗的作者不知是谁,史传乃是张打油。但张打油果真存在?恐怕不尽然。在无数的影视作品中都可以看到此诗被人引用,凡需立时作出风雪应景之作,便有此诗出现。

  甫一句,自是引来众人不屑,江上一笼统,何其平庸的首句,第二句,更是会引得哄堂大笑,这等粗俗不堪的句子,也只有不通文墨的村汉才做得出来,凡自诩肚中尚存墨水的文士,断断写不出这样狗屁不通的句子,可第三句一出,小小的以诗会友或是以诗凌人的场景中必会迎来一个大的转折,此时便有应景之人做点头状,便是了解此诗并不如表面那么粗俗,待到末句结尾,众人便需齐声喝彩了!因实是没有什么诗能如这一首此般,以粗俗之句写出如此生动质感的雪,写得如此有趣了。

  陈继儒的《幽远集十七令》中有一令,曰“雪令人旷”,在空明幽旷之上,与此有同趣矣。

  五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若说我推风雪之诗,非是白乐天,而是黄景仁。白乐天之小火炉,乃风雪之中人生一大快事,当浮三大白。黄景仁之《别老母》,却是令人怆然泪下,无可言语。

  黄景仁实实是被低估的诗人,有清一朝,数诗词大家历来皆纳兰性德、袁枚、赵翼、查慎行、郑板桥等人,更有晚清劝天公重抖擞之龚自珍。与乾嘉学派、性灵说偌大的名声相比,黄景仁仅仅只能算是毗陵七子之一,甚至声名尚且不如毗陵七子中的洪亮吉,这对于黄景仁的诗,实在不公平的。

  大概提起黄诗,无人知晓,仅别老母似不足以体现。但他的另一首诗,却足可称旷古烁今,必将流传千载而不朽。

  杂感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

  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用是书生。

  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只此颈联一句“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凡天下读书人,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这百无一用四字,道破了从古至今书生的伪装,撕下了读书人的遮羞布,把现实的肮脏与内心的愤懑一股脑全都倾倒在书生二字上。何其痛快!何其憋屈!

  既说风雪,似诗中有贫寒之意者不独黄诗,刘长卿便有“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又似不忍别母之意,意不独黄诗所有,白居易也曾作“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皆是上上之作,却独爱黄诗,实在是最后一句“此时有子不如无”令人无法忘怀。大凡天下北漂、南漂之士,若于风雪之夜,却要拜别老母离家谋生,却不能于家侍奉,举目四顾无亲人,心中怎能不升起这股愧疚、悲伤、忧愤、不忍、不舍之情呢?

  黄景仁之诗,实应数清代第一。即百无一用之句,放入唐诗三百首亦不逊于大小李杜。

  惜哉黄景仁,惜哉《别老母》!


上一篇:漫谈清高与金钱
下一篇:生死契约(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