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经典美文优美句子诗歌散文微小说美文随笔日记摘抄人生哲理励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签名说说座右铭语录话语大全

致消失的爱人的一封情书


【时间:2020-12-03】【文案来源:wenan9.cn 】 【作者:文案狗】 【阅读:527次 】

致消失的爱人的一封情书

  《致消失的爱人的一封情书》的作者结识了谜一样的女子,两颗高傲的心谁也不肯服软,即使有情有爱,却未能走到最后,读着遗憾。

  引子:

  2015年5月20日。北京。

  凌晨三点,仍不能眠,脑海里又开始出现你的影子。于是,发了呆,决意打开灯看书。一看,又是木心的诗。《肉体是一部圣经》,里面写:还是你从前爱喝的酒、爱吃的鱼、爱对的灯。读到这里,一下子不忍,心又疼了一下。

  总是这样。

  看到有关爱情的文字,会想起你。

  看到北京城里身形相似的人,会想起你。

  看到亲密无间的情侣,会想起你。

  看到黑色裙子,会想起你。

  看到红烧茄子、康氏土豆丝,会想起你。

  看到别人说自己是洛阳人,会想起你。

  不能自控地想你。就这样想,从前的你又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仿佛从未失去。仿佛一切还停留在最幸福的阶段,从未变过。.

  可是我竟不能轻轻问你一句:你还好吗?可有这样想起过我?

  你已经成了天涯里的陌路人,从此我再无你任何音讯。

  一

  记得初见时,是七月,整个长沙如火炉之城。你穿一袭黑裙,露出白皙的小腿。脚底亦是一双黑色拖鞋。发亦长,也黑,使脸部的肌肤更显得白。你站在公交车站牌下,四处观望。我从墙角走过,知道那是你,打一声招呼。你也确定了是我,对我微笑着。我心里一颤,仿佛你已经属于我。

  我们一起走长长的路。我问你,为何称自己为宋二公子?你答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自己排行老二,又古代小说看得多,喜欢那些公子哥们,就叫了这个名。这倒让我新奇,我问都看哪些,你答说《西厢记》、《海上花列传》这样的都看。

  走到我所在的那个单元,两人上楼梯。我把你迎进我的房间。你惊叹了一声,说一个男孩子的房间怎么可以如此干净整洁。你又看到满书架的书,就走到书架前,来回地浏览那些书。

  ‘王安忆我挺喜欢的。顾城,啊,他最后,我不喜欢他......还有太宰治的书呀,我很喜欢太宰治。杜鲁门·卡波特?是不是个同性恋?’

  这样评论完之后,你就拿着一本书,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我在床尾坐下,忍不住地去看你。

  你竟然和我聊起《挪威的森林》。又说起木心。还说起高中时在笔记本上摘抄杜拉斯《情人》这样的傻事。

  我点头,觉得你真是可爱极了。

  我大概也说了我喜欢的一些作家,但我已经忘了。记得的只是你美丽的样子。你那么端庄的坐着,轻轻说话,就把我俘获。

  你要走,我送你,心里还是紧张的。直到你上了公交车,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回去后,也站在书架前,你的味道还在,我的心里就更加喜悦。

  二

  半个多月后,你就搬过来了,是为了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复习司法考试。你也在法学院,是大三的学生,这一点,是我们结识的因缘。

  我去接你,走在路上,天却突然下起雨来。我怕你没带伞,又折返而回,拿伞。我走到公交车站,你果真没有带伞。你像个焦急的孩子,看到我之后,获救了,我撑高伞,你躲在伞下,就紧挨着我了。

  我拖着你的行李箱,背上你的背包。我们走得那么慢,雨滴打在伞上,我们像走在音乐里。

  我已经把床铺整理好,在床铺与衣柜中间打了地铺。你看了忍不住的道歉,我忙说没事。你又在床铺上铺上自己带来的床单。我把衣柜给你让了一半,你欢快地把衣服全部挂了上去。晚上,我先睡在地铺上,你爬上床。关灯,道了晚安,又说了一些话,一夜无事。

  第二天上午,我在客厅里看松本清张。你走了过来,说希望能和我好好聊聊。你说自己是真的没有办法才到我这里来,你看完了我的微信朋友圈,选择相信我。你说昨晚睡得并不踏实,想着回家。最后,你说希望我们以朋友的身份,愉快地相处。你说着说着差点哭了起来。

  我等你说完,点点头。你相信我,是相信人性的美与善。我说放心吧,好好住在这,我会以君子之道待你。

  你又一下子转为了笑脸,说自己想起了‘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样的句子。

  两个人就都笑了。

  我玩笑问你,是要我做柳下惠吗?

  你窃笑点头。

  这次谈话过后,我对你的好感中竟多了一种怜爱出来。我开始每日给你做饭、为你泡咖啡、买你喜欢吃的零食、对你嘘寒问暖,又给你足够的安静空间进行复习。

  你极爱吃我炒的土豆丝。我说那是母亲的独创,把土豆丝炒到一种焦黄,香味浸出来,一口咬上去,又香又脆。你要我每天为你炒土豆丝,我也就每天都做这道菜。吃得多了,你就干脆为它取名为‘康氏土豆丝’。

  夜里常常要一起说很多话。我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有过的事,你都当作有趣。你告诉了许多从未告诉过别人的事,我才知你原是如此单纯的。

  你的母亲是基督徒。很虔诚,每个周末都会去教堂。少时,母亲就常给你读《圣经》,教你唱赞美诗。从小到大,你生活在一种温室里,是从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的花蕾。一切知识和教育皆来自书里。你的未经人事,益加使我怜惜。

致消失的爱人的一封情书

  后来,每晚我都会为你讲一个故事。比如为你讲《洛丽塔》、《霍乱时期的爱情》,或者讲海子,讲张贤亮。

  你呢,则为我读《圣经》,又要我紧闭着眼,为我唱赞美诗。你的声音温柔,歌声透进我的心里,我竟感动到哭,偷偷把泪掩在被里。不晓有一次你还是看见了。你竟诧异我的感情何以如此敏锐。

  我说我本已经成了冷心冷言的人,遇到你之后才又温热起来。

  你听到,一下羞红了整个脸。

  我说起一句古诗‘与君初相见,犹如故人归。’你于我,就是这样的故人。第二天,你答我‘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我才知我们心里都有了彼此。

  我知道你的歌声如此好听,就要你唱歌给我听。你喜欢孟庭苇,又喜欢蔡健雅,大多是我没有听过的歌,但唱出来我又很喜欢。你唱得累了,我们又一起听歌,我要你也听听朴树、听听《sparks》、听听理查德·克莱德曼。

  听完歌,又说话,自己都好奇何以会有那么多话可说。

  你高中试图去恋爱,心里已经想要去确定,但终于连手也没有牵。大二时喜欢上一位老师,去表白,遭到拒绝,后来老师又反悔,来缠着你,你就把他看轻了。

  我诧异如此优秀的你竟然没有恋爱过,原来是在于你的骄傲。那些追求你的男孩子们,你皆觉得他们肤浅庸俗。

  然而内心其实是有着孤独和期盼的。想遇良人,想遇英雄。又有一些家庭的事,学校里人际关系的事,叠在一起就有了很多伤心。或许是因这种伤心渴望一种安慰,我们终于拥抱在了一起,又有了亲吻,有了抚摸。

  第二天,你找到我,告诉我,叫我把这一切都忘掉。我看你,吻痕还在,心里有些不能原谅自己。晚上的时候,你告诉我说你的心里有犯罪感。你生活在母亲的虔诚信仰下,于男女之事,终有些不敢触犯。

  那一段时间,你必有很多困惑,复习状态亦不好。白天我留你在房间,我在小小的客厅看书写作。

  有时想着你,就唱王若琳《有你的快乐》:在一起越来越久,开始会对你在乎。知道你是能听见的,亦能明白。

  到了晚上,忍不住地又聊天,又有亲吻,过后又像两个犯了错的孩子。如此循环,有担忧,有窃喜。

  有一天,你问我,如果你走了我会怎样?

  我一时惊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来答你。

  你说:我终究是要走的。你是一个要成为作家的人,要学会面对离别。

  你不知我的情深,竟用这样的话来试图安慰我。

  原来不是试探,你真的就要走。你说母亲一直打电话,叫你回家去复习。你来我这里复习的事情,你当然没有告诉母亲。母亲只是以为你待在学校宿舍,很苦很累。你答应了母亲。

  送你那天,一切都忘了。回来时抓住书就躺着看,直到在书里睡着。醒来你不在,一片冷清。那之后几天,身心皆是你。

  我犹豫着,还是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你离开了南京,从此再没有人与我说话。

  你不听李志,但这话里的情愫,聪明如你,定是懂得的。

  可是没有你的回应。我总想起聂鲁达‘仿佛你消失了一样’。又自己写:离别来得轻,而回忆重,有些缘别人不懂,最怕是世间人事来去,如风,如雪花无踪。

  你终于回了我的微信。你说自己在家一切都好,叫我不用担心。就这样一句,抵了我多少相思。

  我也才知你的骄傲之外,多么决绝!之前你告诉我,在你的世界里从没有中庸,或冷或热,都是极端,我此刻也只能相信。

  三

  九月初,到了你开学的日子,我短信说要去接你,你也就答应了。

  前一夜失眠整夜,凌晨搭出租车上火车站。你晚点近两个小时,我看到你时,两人都是憔悴的。然而到了我的住处,又欣喜了。

  两人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甚而更加亲密。你终于承认了你的冷只是为了躲避我,然而又躲避不开,还是要来。

  不久之后一个温柔的凌晨,我们彼此拥有。我紧抱着你,像抱着一种柔软的永恒。

  你是喜悦的,趴在我的肩头。

  你说: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本以为性是一件羞耻的事,却没有想到它原来如此自然与欢娱。

  我夸赞你的极美的身体,你也就在房间里很自然的赤身与我相待。

  我笑说我这里可真是金屋。你答我那就永远藏在这金屋里。

  这样男欢女爱的日子,我忘了写作,你忘了复习。我说起李后主的词‘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又说起纳兰的词‘不辞冰雪为卿热’,你有些羞怯,到了晚上,却又奔放起来。于是我又找出木心的诗‘因为第二天又纷纷飘下/更静、更大,我的情欲’。我们就躲在被窝里笑。一直笑一直要,你说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

  司法考试那晚回来,你告诉我说考试时只是想着我,不能自拔。这之后,你的感情开始像一团烈火将我包围。这种极致的热,誓要将我融化。为此我牺牲了整个看书写作的时间来陪你。

  你开始进入厨房,学习做饭炒菜,终于将红烧茄子练成了你的拿手菜;你开始为我一件件的手洗衣服,又整洁地晾晒;你开始和我一起去见我的朋友,却又把朋友们分成喜欢与不喜欢;你开始要我陪着你一起看美剧;你开始和我一起去超市,看到那些家电,说如果我们结婚,有了孩子,该怎么布置整个家。

  有一次,去咖啡馆。我们说一些话之后,我看到书架上有岩井俊二《情书》,就拿来读。你却在桌上的留言本上写起字来,并声明不许我看。等你去如厕的空隙,我终于忍不住地看了。你写:


上一篇:生死契约(随笔)
下一篇:乡村无奈的过年